作家缘何热衷于写长篇小说,参加2018年度优秀长

2020-04-16 04:48 来源:未知

阎晶明在致辞中指出,《当代》是中国文学界非常重要的文学刊物,40年来,《当代》秉持现实主义精神,以长期对优秀作品的发掘和对优秀作家的培养获得了广大作者、读者的认可。每年的《当代》长篇小说论坛在辞旧迎新之际推出年度佳作,给文学界回顾一年以来的作品提供了良好的机会。阎晶明谈到,2018年是中国长篇小说创作不同凡响的一年,呈现出井喷式的创作状态,接连不断的长篇佳作引发读者持续热议,值得称道的作品接踵而至。同时,2018年,小说创作的一个特殊意义还在于中国作家正在自觉地运用具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又能够自觉地在艺术上打开格局,也就是把先锋文学的一些艺术元素、艺术手法融入其中,这种融合使得中国的长篇小说因此既具有传统的根性,又具有与时代相吻合的一种现代性。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品质整体提升,融合现实主义精神与现代主义创作手法,开拓艺术新格局,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文本,这些作品打破了我们过去对文学作品进行分类时非此即彼的观念,中国作家正走向一条相通、融合的道路,这是艺术自觉的标志,也是一种创作实践的追求,长篇小说中相互关联、交融的小说要素正在不断增加。他认为,2018年长篇小说的艺术高度值得铭记,更值得长久关注、深入评析。

作家陈彦在《主角》后记中讲述了自己创作这部大部头作品背后的故事。他在剧团工作了近30年,与各类“角儿”打了半辈子交道,“有时一想起他们的行止,就会突然兴趣盎然。甚至有一种生命激扬与亢奋感。”陈彦对戏剧舞台非常熟悉,积累了几十年的幕后工作经验,这些深厚的生活积淀在他创作长篇小说《主角》时一泻千里般地涌流出来。

今天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作家正在走这样一种相通、融合的道路。这是一种艺术自觉,也是一种创作追求。这种追求,不仅在一两位作家身上体现出来,而是有诸多作品可以佐证。

经现场专家评委、学者、媒体投票与前期读者网络投票汇总统计,李洱《应物兄》、石一枫《借命而生》、徐则臣《北上》、徐怀中《牵风记》、梁晓声《人世间》荣获2018年度五佳作品。其中,李洱《应物兄》以最高得票荣获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最佳作品。读者通过邮件、微信和网站投票,产生本届《当代》文学拉力赛的三大奖项:任晓雯《换肾记》获得“年度中短篇小说总冠军”,余华《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获得“年度散文总冠军”, 张炜《艾约堡秘史》获得“年度长篇小说总冠军”。

奥门新萄京网址,梁晓声的《人世间》以北方某省城共乐区为背景,书写普通家庭的小人物50年间生活的变迁。细腻丰富的细节,昂扬的理想主义精神让读者看到了作家梁晓声受俄罗斯文学现实主义传统的影响与几十年坚持不变的艺术情怀。

陈彦的《主角》,叙述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将其与秦腔及大历史的起落相联系。

作品以北方某省城的共乐区为场景,书写了几个普通家庭的几代人在五十年间的生活历程:“文革”期间的政治至上、社会动荡:“文革”后期的生活煎熬,人心惶惶;改革开放之后的生活渐变,命运转换,等等。作品在不同时期都有更为突出的主人公,但所有主人公都是小人物,由此,作品由小日子的串结,小人物的群像,折射了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对于普通人生活的深刻影响,时代命运与个人命运的内在勾连。同时,作品也着力反映了在时代的大变革与与社会的大转折中,个体人的自我奋斗和底层人的相互关照,不仅十分必要,而且更为重要,并由此告诉人们,无论是什么时代,自己的路都要自己去走,自己的命运都要自己把握。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日前揭晓,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获奖,引发公众对长篇小说创作的关注。

“作者把更多笔墨放在另一位女性友人寻找失踪人的过程中,描写她们互相陪伴的成长历程,细腻描绘出女性之间的温情。一方面体现人性的温暖;另一方面也表达了普通百姓的人性与尊严。”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贺绍俊这样点评这部作品的文学意义。

李洱《应物兄》:

近年来“70后”一代在长篇小说创作上的成果值得关注。徐则臣的《北上》以京杭大运河为中心,拉开百年历史的宏大视野,串联起数个家庭不同人物的抉择与坚守;石一枫的《借命而生》以一位警察与两名逃犯跨越30年的故事,表达出大时代的褶皱中小人物的呐喊和喘息。个体的命运与时代的洪流在字里行间交汇碰撞,凝结成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议题,展现出作家从容的写作耐心和强大的叙事能力,暗藏着他们书写历史的雄心。在个人化的视角里承载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与精神的含量,显示出“70后”作家在创作上的新变与成长。

“故事将小说、散文、诗、戏剧、神话、民间传说等多种元素融为一体,以诗性的笔调讲述了语言、信仰、文化的碰撞与交流,既立足于历史,又超越了时间,包容空间的想象。这是一部世界主义的小说。” 刘大先说。

《人世间》 梁晓声:

教育、医疗、养老等与个体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主题是长篇小说关注的重点。刘庆邦的《黑白男女》、周大新的《天黑得很慢》、张柠的《三城记》等都试图以文学的方式破解现实中的焦虑。

细读这些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不仅可以感知作家们描摹生活的笔力,还能感知他们更深的文学和哲学思考,获得新的审美体验。

1月22日,由中国出版集团、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社主办的第十五届《当代》长篇小说论坛暨第二十届《当代》文学拉力赛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阎晶明,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跃,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李岩,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等出席活动。

去年,90多岁的军旅作家徐怀中推出力作《牵风记》,以1947年晋冀鲁豫千里挺近大别山为历史背景,讲述三个人和一匹马的故事,带领读者再次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77岁的冯骥才在沉淀了几十年后写出《单筒望远镜》,以他最熟悉的天津为背景,叙写了一段19世纪的异国情缘。徐则臣、付秀莹、石一枫、李宏伟、笛安等作家也充分关注到时代的热点和焦点。

“忆秦娥的11岁到51岁,就是1976年到2016年。这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基本相契合。既是正史之余,也是正史之佐政。”孟繁华说。

石一枫《借命而生》:

现实主义作品日益多元化,作家对现实的描写更加深入。李洱的《应物兄》描写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生活体验与精神轨迹。刘亮程的《捎话》用人语、驴叫、风声编织出一个天马行空的奇幻世界,但立足的依然是现实问题。

“两年来,不断有优秀的作品涌现,让人看到现实主义精神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传承与发展,也看到了文学创作更加多元开放的趋势。希望未来不断有新锐作品涌现,为文学创作打开新格局创造更多的可能性。”中国出版集团党组成员、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表达了他对2019年文学创作的期待。

“参加2018年度优秀长篇小说的评选是困难的,因为这一年里,优秀的长篇小说明显的多于往年。”臧永清也认为,2018年是小说的大年,长篇佳作迭出,想要从万千作品中评选出最好的几个,困难比往年要大得多。在评选现场,能明显感觉到主办方和评议人隐隐的兴奋与紧张,优秀作品扎堆为评选增添了难度,但又是大家乐于看到的繁盛景观。

“随着年龄增大,积累的写作资源变得丰富,不用长篇小说这种样式来写,很多资源会浪费。”作家周大新说。他在中年之后就将创作的重心转向了长篇小说创作,目前已经写了9部、11卷长篇小说,“长篇小说的容量大,表现在其中的生活内容可以跨越阔大的时空,能把自己一个时期想写的东西都写出来,特别是能把自己对某一个生活领域的思考都呈现出来。”

在由《当代》杂志联合全国百家媒体、评论家、出版社、专业人士推荐的28部长篇小说年度佳作中,周大新的《天黑得很慢》全面关注我国老龄化社会,张平的《重新生活》深入剖析贪腐文化,陈仓的《后土寺》描绘人在城乡巨变中面临的两难抉择,贾平凹的《山本》为人立传的同时也为山立传、表现秦岭大自然的枯荣轮回,陈彦的《主角》借梨园故事写四十年来世风人情的变迁,叶辛的《上海·恋》细诉上海近20年变迁中市井人物情感,尹学芸的《菜根谣》则歌颂北方村落女性之间的温暖情谊。

这是一部体现作家气魄与见识的长篇力作,体现出作家站在时代的高点上,以足够的勇气来对时代做文学的讲述。作品集中了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神冲突和社会变迁,勾勒出半个世纪中具有知识分子气质的企业家的精神成长史,写出了同代人的感受,整部作品具有浓郁的精灵般少年的勇气、善良。张炜始终保持着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写作风格与艺术坚守,继承发展了现实主义文学的另类风格。

长篇小说作为文学重镇,主动回应时代,艺术地记录历史和现实的声音,正推动中国文学从“高原”走向“高峰”。

李洱的《应物兄》甫一出版,就受到了文学批评界的广泛关注。

奥门新萄京网址 1

莫言谈及长篇小说时,用了四个“度”——高度、长度、密度、难度,认为这正是长篇小说文体的标志和特殊性。长篇小说的大容量要求作家必须具备与之相匹配的生活积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新萄京网址▎永久官网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作家缘何热衷于写长篇小说,参加2018年度优秀长